在公共场合讲的第一个笑话

官网 admin 浏览

小编:《黄瓜的黄,西瓜的西》黄西著中信出版社定价:29.00元死亡容易喜剧难,但你总得从一个地方开始 我在基因模型公司工作以后开始写日记。因为我经常会在生活中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

《黄瓜的黄,西瓜的西》黄西著中信出版社定价:29.00元死亡容易喜剧难,但你总得从一个地方开始  我在基因模型公司工作以后开始写日记。因为我经常会在生活中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,而我总觉得以前也经历过类似的事,但我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度过这些困难时期的,所以我觉得应该写点日记,如果将来再遇到什么困难可以回头看一看,从过去的经历里吸取一些教训。我断断续续写了一年,但后来我几乎把这事儿给忘掉了。  有一天我把以前的日记拿出来翻了一下,当时感觉很压抑,因为我在日记里写的大部分都是不安全感、挫折感,对自己不能控制的事感到遗憾,对自己没做到、做不到的事感到后悔。只有读到我在日记里写的玩笑时才感觉有点意思。  读了日记以后我就想,算了,以后就把生活里有趣的事情写下来。有人说过:不管处境如何,你都可以选择哭或者笑,你总可以有所选择。尽管犹太人在历史上一直受迫害,但犹太人仍以他们的幽默感而出名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难民营,在最艰苦甚至有生命危险的时候,他们还坐在一起讲笑话。  我在公共场合讲的第一个笑话  和其他外国学生一样,我非常羡慕那些能在公共场合清楚表达自己想法的人。拿到博士学位以后,我就参加了一个叫国际演讲会(ToastmastersInternational)的组织。这是一个世界范围的组织,它的目的就是改善人们在公共场合演讲和说话的能力。这个组织每星期都会举办一个聚会,参加聚会的成员必须做一个即兴演说,当然了,也可以是准备好的演说。这种活动基本上每次都有十几个人或七八个人参加。有些人来这个组织锻炼几个月,等他们感觉到在公共场合讲话比较自如后,就离开这个组织。还有一些人在这个组织里待了很长时间。在这里大家互相鼓励,每个人只要站起来讲话,不管他讲得是好是坏,大家都会给他鼓掌。  国际演讲会经常会举行一些比赛,成员可以参加不同的比赛项目。其中有一个项目要求参赛者讲自编的虚构故事,而且要比较夸张。我有一次讲到在山里遇到熊的故事,当时我觉得自己可能马上就会死掉。我跟大家讲:“我以前有过一次濒死的经历,就是路过一个墓地,这次我有一次真正的濒死经历了。”当时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大笑起来。之后有人跟我讲,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强的幽默感。  我们还是选门课吧  我来美国以后,根本不知道美国也有单口相声这种艺术形式。2001年,我在休斯敦的同事带我去了一家相声俱乐部,那天晚上艾默•菲利普斯在表演,当时我只能听懂他一半的笑话,但我还是被这种艺术形式深深吸引住了。后来我们家里安了有线电视,我就能够在电视里看到一些单口相声表演。  我们搬到休斯敦以后,我自己也想尝试一下单口相声,但我对单口相声非常不了解,所以我在2001年底参加了布鲁克林高中一个单口相声成人业余学习班。这个学习班开始的时候大概有12个学生,结束的时候只剩下8个人了。这些学生来自社会各个阶层和行业,有开五金商店的,有做广告的,有一个老师、一个理发师,还有一个会计……我在这个学习班里认识了我的朋友斯科特。  我们每个星期聚在一起上一次课,时间一小时,上了6个星期。我们学习了笑话的结构,比如铺垫、抖包袱,怎样用麦克风,以及在哪儿能找到相声俱乐部。在这个课堂里,我们还会谈论各自最喜欢的单口相声演员,并分析他们成功的原因。我们还分析了不同单口相声的风格,比如有些是智慧型的,有些是喜欢发牢骚的,有些喜欢搞耸人听闻的事情,还有一些专门让人感觉不舒服。  我们还了解了单口相声演出的不同形式。有一种演出叫“公开麦克”(OpenMike)或者业余演出,所谓公开麦克基本上就是有一个专业的单口相声演员主持,很多业余的相声演员每个人上台讲5~10分钟。还有一种专业的演出,在美国,专业的演出就意味着表演者会得到收入。这种演出一般会有一个主持人,首先由一个开场的相声演员讲10~15分钟,接着是中间表演者讲20~30分钟,最后领衔主演再讲40~50分钟。  这门业余课的目的就是想让学生自己写一些段子,上完这门课以后大概能写一个5分钟左右的相声段子。在这个课程结束以后,学生们会到剑桥一个叫做相声演播室的俱乐部做一次演出。但不幸的是,毕业的那天晚上,我工作比较忙,没能参加这场演出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agvasile.com/guanwang/2018/0507/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